第697章 星乐首页

上一章
特色演示
返回目录
最新引导
下一章
安装官网
加入书架
中文版下载
宋嘉琪点点头,眼波里满是温柔,笑盈盈地感慨道:“时间过的可真快,当初那个跟在我身后打转的小家伙,居然一下子长大了,都已经可以帮姐姐出谋划策了呢。”

“看来还是没谈拢!”我皱起眉头,心情变得有些复杂。嘉琪姐不在家,我也懒得做饭,回到英阿姨家里,正巧饭菜已经桌,宋叔叔也在家,他化程度不高,做的是技术活,平时沉默寡言,不善言辞,算是表达关心的方式,也是简单直接。

我笑了笑,语气诚恳地道:“嘉琪姐,以后若是遇到烦心事,尽可以跟我说,只要能做到的,我一定全力以赴。”“我……”宋嘉琪嘴唇翕动,只说出一个字,后面的话说不出来了,眼角也随之湿润了,美眸之,闪动着一片晶莹,那楚楚可怜的模样,愈发惹人怜爱。

我笑了一下,假装没听清楚,淡淡的问道:“美女,你说什么?”她几乎是趴在我肩膀,嘴唇贴着我的耳朵,道:“你手机号是多少呀,改天有时间一起聊聊好吗?”

“没到十八岁?这么小敢到酒吧来瞎混,你不怕遇见坏人啊?”小美女嘴巴撅得老高,捏着粉拳,恨恨的道:“坏人?哼!你是个坏人,看你色眯眯的样子,知道你没安好心!”“我没安好心?呵呵,你瞧瞧到这地方来的男人女人,有几个是纯洁的啊?小妹妹,你别太天真了好不好。”

宋嘉琪断然回绝道:“不行,这种事情,我可做不出来!”“嘉琪,你别拒绝得这么快,再仔细考虑一下吧。”方正源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甘,继续劝说道。

也正因如此,导致宋嘉琪和方正源之间始终无法拥有一个孩子,加之方正源今年已经三十岁了,双方父母一直在催促,在这件事情,便是愈发的紧迫起来。

我扫了一眼身份证,穆婷婷,居然才十七岁!我暗自窃喜,这次赚到了,泡了个这么水嫩的小美女,虽说除了长相清秀甜美,身材曲线的还没多大看头,但胜在年轻水灵啊。

走到门口时,小美女趴在我肩迷迷糊糊的说道:“我有车,你……你开我的车送……我。”这时我哪还顾得她的车啊,心急火燎的拦了个出租车,将她塞了进去,直奔简爱星期六连锁公寓酒店,等到了酒店大厅开房时,我才忘记自己带身份证了。

听到屋里面两人的对话,我大吃一惊,下意识的后退一步,旋即发出一声苦笑。这几年我假期回家,偶尔听见宋叔叔和英阿姨嘀咕,说方正源和宋嘉琪之间争吵最多的事情是孩子,其次是方正源逐渐有点嗜赌成性,这几乎成了两人最大的心病。

意识到她对自己并没有心理的防备之后,我心里不由得乐了起来,我觉得这个时候张晓芬的举动,起码说明了在她的心里,对我的接受程度远不止于用胳膊摩擦她的大白.兔。

张晓芬给我逗的笑了起来,“扑哧”一声,脸浮起从未见过的灿烂笑容,看起来居然那么的美丽。“你想啥呢?小叶,咋把车都坐过站了呀?”张晓芬笑毕,打趣的问我。“没想啥。”

我轻笑着摇头,听这小美女说的话,知道她的心智和她胸前的玉兔一样,还不够四两重:“再说了,过两年你也许还这样一马平川呢,依旧是飞机场,还看你呢,切!”“你个大坏蛋!”

张晓芬霞飞双颊,忙推开他的手,扭.动着娇躯,半是威胁半是哀求地道:“小叶,别闹了,时间不早了哟,马我家娃儿要回来吃饭了,要是给邻居看见了,怎么得了?你老实一些,不然我赶你走了。”

电梯到了楼层,我扶着她找到房间,打开门之后,将她放在了床,解开衣服全部的衣扣,轻轻向下一拉,露出半截白生生的身子,那种感觉,像是轻轻剥开一段鲜嫩的小葱。

我挪了挪身子,伸手揽住她的腰,低声道:“晓芬姐,你身子怎么会这样香啊,熏得我好舒服,你让我抱会儿吧,不然我回去闻不着了。”张晓芬娇躯一颤,这次却没有挣扎,只悄声的道:“小叶,别闹了,当心被邻居听见,最多只能这样,千万别再胡闹了哟。”

我笑了笑,道,“嘉琪姐,乐观一些,不到最后关头,绝不能轻言放弃。”宋嘉琪被我的情绪感染,展颜一笑,道:“好的,我决不放弃。”我竖起拇指,笑着道:“不错,这才是我心目的女强人,没有自信,哪能成功?”

我讶异的打量了这小辣椒一眼,这几年和女孩子玩耍,凭借着自己英俊的相貌,能让我吃一鼻子灰的女孩还真的没有,倒是逗得我来了兴趣,耐着性子,笑着说道:“美女,别介,你一个人,我也是一个人,大家聊聊呗。”

事情总算是有惊无险,没过多久到了开学的日期,我终于踏了去江州大学的求学之路……大二的时候,嘉琪姐结婚了,姐夫方正源是个退伍军人。我心里很不是滋味,因为我忘不了嘉琪姐那天的样子,参加完婚礼,我颇为郁闷的回到学校。

但算交了女朋友,午夜梦回时,我脑海浮现的总是嘉琪姐在拼命挣扎时那绝望的神情,被颤巍巍压在办公桌的雪兔,以及不经意间瞄见的……黄昏时分,列车到达了青阳火车站。

“嘉琪姐。”我停下脚步,轻声打着招呼。宋嘉琪勉强一笑,温柔地道:“小泉,去班吧,别迟到了。”我摇了摇头,轻声道:“嘉琪姐,班的事情不急,我是想问问,你次说去珠城进货,打算什么时候去?”

“嘉琪姐。”我停下脚步,轻声打着招呼。宋嘉琪勉强一笑,温柔地道:“小泉,去班吧,别迟到了。”我摇了摇头,轻声道:“嘉琪姐,班的事情不急,我是想问问,你次说去珠城进货,打算什么时候去?”

也正因如此,导致宋嘉琪和方正源之间始终无法拥有一个孩子,加之方正源今年已经三十岁了,双方父母一直在催促,在这件事情,便是愈发的紧迫起来。

劲爆的音乐下,酒吧里的女人似乎我们男人要更加疯狂,狂乱的摇动着像蛇一样的身体,疯狂的晃动,美臀颤颤,秀发乱舞,看的我有点眼花缭乱的感觉。

“方正源,你疯了是吧?亏你一个大男人,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,我告诉你,我宋嘉琪不是那样轻浮的女人,你以后休想打这种主意,我绝对不会干那样的事情。”宋嘉琪显然是气坏了,嗓音尖细,声音似乎在微微发抖。

说着,她一扭腰,端着空盘子闪进了人群里。我朝着她的背影举起酒杯,笑道:“美女,真了解我,你怎么知道我具有这么优秀的品质?”随即,我被四周袅袅婷婷的女人们迷住了,视线落在那些随着舞曲扭摆的玲珑娇躯。

听我这样一问,张晓芬的柳眉蹙了起来,表情登时有点阴沉,愣怔了片刻,垂下头,小声说道:“他前年……去坐牢,我们离婚了。”

或许是逆着阳光的缘故,宋嘉琪忽然发觉,叶庆泉的笑容很是温暖,让她原本焦虑的心情渐渐好转,恢复了往昔的平静。

见我进了屋子,宋建国把手一抬,招呼我坐下,满脸慈祥地问道:“小泉啊,最近怎么样,工作没什么压力吧?”我夹了一口菜,笑呵呵的道:“还行,刚班,暂时只是做些帮领导跑腿打杂的事情。”

张晓芬下车那一刻,身子弯曲了一下,领口里登时又春.光乍泄,一对白.嫩的玉兔颤巍巍的晃动了几下,让我看的眼睛一亮,喉咙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,更加迷恋这个成熟而有感觉冰冷的女人了。

“嘉琪,难道你不想要一个孩子?难道你想被人嘲笑一辈子?”方正源也着急火了,音调陡然拔高了几度,连珠炮似地发问。“你,你……方正源,明明是你的问题,为什么要扯我?”宋嘉琪越说越气愤,声音也是越来越大,夫妻之间的争吵,也是越来越激烈。

大学毕业,我被分配到了家乡青阳市的资源管理局,一拿到派遣证,我迫不及待的跳了返家的列车。因为,我想念我的家人了。我没见过我的父亲,从小与妈妈相依为命,可在我读初二那年,妈妈却生病永远离开了我。

过了一会儿,我不由自主的悄悄扭过头去看她,张晓芬似乎有点察觉,但只是脸色微红,到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。这张晓芬啥意思,难道她是故意的?看着那两.团浑圆挺拔的美好,我倒是很想探索一下这横看成岭侧成峰的庐山真面目。